扶贫路上的风雪夜归人

2019年5月6日() | 打印内容 打印内容



  东乡的早春,依旧寒风凛冽、霜花漫天。
  2月25日下午,在县城开完“一户一策”脱贫帮扶计划专题培训会后,我和集团公司驻村帮扶工作队总队长梁钢两人结伴返回驻村。县城到村子的车程一个来小时,路虽不远,路况却异常艰险,不足四米的盘山硬化路,坡陡弯急、深沟纵横,每次雪天行车,都是一次“生死考验”。
  我们五点钟出发,谨慎驾驶40多分钟后,夜幕逐渐深沉,雪片越来越大。眼瞅着就要走下山的返村小路,我们停在路边给车辆绑上了防滑链。再次启程,雪花伴随着山顶强风,能见度越来越低,陡峭的山梁上,我们的车犹如有发光眼睛的蜗牛,一点点地挪动。晚上七点了,我们才走了一半的山路。
  过了岭村村委会,下山路更陡,弯子更急,特别是“鬼见愁”路段——那拉斜户村六社“拐把子”大下坡,2018年夏天驻村干部杜鹏的车在哪里发生过侧滑,所以我们每每经过此处时,都格外谨慎。伴随车辆缓缓转弯,因地面湿滑导致驱动轮出现转速差,仪表盘上面的侧滑图标开始报警闪烁,我踩在刹车的脚不自觉地加大了力度。然而面对近乎180。的转角,直逼60。的坡度,车辆突然刹车失控、方向盘没有响应!道路右侧是万丈深渊,看着车子先朝着右侧滑去,心都快提到嗓子眼的我,再次尝试反向打方向!车奇迹般的回应了,车头从右逐渐变左,径直向左边山坡飘去,只听嗵嗵两声,我们“着陆了”——车子左侧贴着山边掉进了排水沟。嘎~嘎~嘎!在金属与水泥的反复焦灼碰撞中,车停了下来。
  我从副驾位置挤了出来,刚下车还没站稳,整个人就顺着坡子划出去了五、六米远,梁钢快步上前,拽住我的肩领,制止了我在雪地的路面上木头人似的僵直滑行。
  山风呼啸,满天飞雪,顷刻间,我们都成了白头翁!零下十几度的气温,在车外不到一会功夫,我俩就颤栗不停,经过商议,我们决定先尝试将车子挪到安全地带,停放路边,再徒步返回村部。说干就干,两人轮换着用工兵铲在轮胎下方垫土,同时给村干打电话,请救帮助救援。在接连尝试失败后,风雪中一对狼狈的身影,望着眼前任凭各种办法却纹丝不动的车,我俩相互对视,欲哭无泪。
  就在此时,不远处一闪一闪的亮光缓缓向我们移动……原来是那拉斜户村村干们带领十余百姓顶着风雪徒步6公里从山下赶了上来,一看到我们,村民们迅速围了过来嘘寒问暖。犹如见到亲人的我俩,语无伦次地与村民絮叨着事情经过。最令人感动的是村民马一不拉黑木来时从家中带了暖瓶,真是雪中送开水,热乎到心里啊......
  大家集思广益、群策群力,短短三十来分钟,垫土扫雪抬车一气呵成,在村民们的保护下,我们将车一点点地挪到“大拐把子”下的一处缓坡路段,等这一切安排妥当后,一行十几人步行踏上回家的返程之路。
  在手电筒光束指引下,在脚下吱吱嘎嘎春雪的伴唱中,我们沿着六社,从山顶捯饬着小碎步,相互搀扶,聊着各家今年的春耕、养殖和情况,一路走着说着笑着。灯光下的雪路,犹如夜空中的星光闪闪发亮,空中云雾缓缓散去,一弯新月和点点繁星映亮了整个东乡夜空……
  这个故事,只是集团公司派驻东乡县的9名驻村帮扶干部工作中的一个缩影。自2017年8月甘肃电投集团公司选派9名干部进驻东乡县“三乡四村”以来,累计投资帮扶资金800多万元,在4个深度贫困村重点实施了通村通社道路、村民人饮工程、改善住房条件、抗洪抢险救灾、壮大产业发展、加强村党支部建设等方面的23个精准帮扶项目,有力地助推了贫困村、贫困户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步伐。4个驻村帮扶工作队严格落实驻村工作纪律,坚持吃住在村,在日常走村串户对接工作过程中,与当地百姓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得到了群众的普遍认可和好评,也建立了深厚的情感。
  2019年,脱贫攻坚任务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,我们有信心、也有决心,在集团公司的坚强领导和倾力帮扶下,“三乡四村”的父老乡亲定会与全国各族同胞一起携手并肩告别贫穷,稳步走上富裕的小康之路。(作者:大容电力公司汇能水电分公司副经理、派驻凤山乡格鲁沟村驻村帮扶工作队长兼第一书记  杨文礼)

上篇:

下篇:

来源() 作者(大容公司 杨文礼) 阅读()
标签
相关内容